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筆趣閣 -> 其他類型 -> 染指成婚:狼性總裁求放過

染指成婚:狼性總裁求放過全部章節 第707章 監視行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趙總怕是不知這種現象,在華夏叫做人走茶涼,可能您對華夏的成語這方面學的還不是特別的透徹,所以不知道有這么個詞的存在。”

    嚴以崢不知道他為什么和自己說這么傷感的話題,從他的眉間確實是看出了有那么一點點的痛苦,但是嚴以崢察覺不到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流露了出來。

    “嚴總別在這里坐著了,我那邊有一間休息室,里面的設備可是很齊全的,而且場地不比這里的小,這么多人在這個地方多擠啊,嚴總隨我一起去吧!”

    小喬斯并非是真心要想嚴以崢去休息,只不過是想與他單獨的說一說這次合作的事情,畢竟嚴以崢的位置在華夏還是比較受到認可的,小喬斯剛剛繼位,他需要很多人的支持。

    嚴以崢當然也能夠猜得出來他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就直接回去談了,雖然說想進一步的了解小喬斯是個什么樣的人,可是嚴以崢生怕他又三寸不爛之舌說服自己,到時候和g的合作要告吹了,也就相當于讓敵人打入了自己的內部,這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還是算了,我身邊還有朋友,在者,我現在并不累,今天這么熱鬧的地方,我有幸來參加還真的感覺到挺榮幸的,況且明天我就要回國了,等回去了之后自然有大把休息的時間。”

    “嚴總明天就要回去了嗎?怎么這么著急?不多呆幾天,我好叫人帶領你和你的朋友在這里好好的游玩一圈!”小喬斯說到這里的時候一臉遺憾的表情。

    嚴以崢只是很有禮貌的沖著他微微一笑:“我們已經在這里玩了一個星期了,一開始只不過是想找這邊的游樂場,看看有沒有需要國內的設施,但是我們這次的計劃還是挺失敗的,到這邊之后很少有人認可我們國內的東西,所以我們兩個人為了不空手而歸,就只能在這里玩了一個星期,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去也是不錯的對吧?”

    小喬斯被他這種幽默感給逗笑了:“我聽傳聞中的嚴總都是一副非常嚴肅而且狠厲的樣子,怎么不成想如此有幽默感,恐怕如果那些人接觸到這樣的你,也就不會那么說了吧?”

    “趙總的好意我就心領了,不過明天確實是需要回國的,機票都已經訂好了,如果下次有機會可以到華夏一起玩。”

    嚴以崢本來也沒想在這個酒會里面呆多長時間,現在時間已經到了,而且他也算是很正面的接觸到了小喬斯這個人,目的達到了,如果不走難不成還留在這里等著被當做菜要下鍋燉嗎?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得回到酒店里面準備準備,明天早上一早的飛機,那我們就后會有期了。”說完了之后,嚴以崢也是很禮貌的與他進行最后一次握手,就當做是告別了。

    離開了酒會之后,殷天對他們現在的情況仍舊是不解:“小喬斯為什么突然之間對我們示好?這好像有點不符合邏輯了吧?”

    “這本來就不符合邏輯,而且小喬斯這種人讓他符合邏輯辦事,也有些不太可能!”說完,嚴以崢嘴角稍稍向上一勾,輕笑一聲:“小喬斯的心中也明白,他并沒有給我們的邀請函,但是卻在會場上看到了我們兩個人,肯定是很驚訝的,他只不過是來試探口風而已,并沒有與我們合作的意思,況且他知道我們與他是敵人,知道了馮棟才的事情才趕過來的,只不過都沒有明說而已。”

    殷天還是對這方面不是很了解,所以在聽了他的解釋之后,才明白過來到底是什么個意思。

    “那他們會對我們下手嗎?還是說知道了我們和g合作的關系,畢竟邀請函還是從魏毅旋那里拿到的。”

    “他不知道我們和g之間的合作關系,邀請函是做過特殊處理的,根本就找不到從哪里拿來的,他暫時不會對我們動手,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回去之后好好的整理一下小喬斯和馮棟才之間的關系,最好能夠得到他謀害馮棟才的有關證據,這樣的話對我們來說才是有利的。”

    “可是我們怎么才能拿到證據啊?像小喬斯那么狡猾的人,他肯定早就已經把對他有害的證據全部都隱藏起來了,不是我們能這樣輕易找到的啊!”殷天雖然有些不太了解這個商界里面的變化,但是卻還是能明白對于這種狡猾的人來說他最先做的事應該是什么。

    “只要他有行動,就一定會露出蛛絲馬跡的,我們不要著急,等著他自己露出馬腳來,現在這種情況我們就不能急于一時了,只能先等著他有行動,現在要比的就是看誰先坐不住。”

    嚴以崢曾經在嚴氏的時候,和一個商業對手有個長達三年的戰爭,而且這場戰爭里面還是那個商業對手最先忍不住的,所以露出了馬腳,便讓嚴以崢給抓住了,嚴以崢不缺時間,而且很有耐力。

    二人回到酒店,里面和他們走的時候有些不太一樣,感覺周圍的人變得陌生了一些,雖然殷天覺得歐美人都是差不多的五官,但是卻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殷天和嚴以崢一樣察覺到了異樣,所以便拍了拍他的胳膊小聲的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著:“有沒有感覺到這里很奇怪,我們是不是被別人跟蹤了?”

    “不是跟蹤,而是被監視,這些人從里到外的全部都換了一遍,肯定是有人想要監視我們,或者說是不想讓我們回國去了。”嚴以崢也四處看了一圈,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可疑。

    “所以是不是小喬斯想要害我們,不想讓我們活著回去了?”殷天頭腦也是非常伶俐聰明的,所以輕松一想就能夠想到這些事都是小喬斯一人所為。

    “沒錯,就是如此,所以今天晚上一定要小心。”

    “那如果真的發生了什么意外,我們豈不是就不能活著回去了?”殷天想到這里還是覺得有些恐怖的,畢竟自己做什么都是在人家的眼皮子下面,怎么都覺得很是不方便,但是沒辦法,他們也不能現在就跑,這樣就會被立即逮住,只能按照嚴以崢的四字方針,靜觀其變。

    兩個人各自回到了房間后,嚴以崢正從浴室出來,就看到殷天背著自己來時的雙肩背跑了過來,開了門后,嚴以崢問道:“干什么?”

    殷天直接把他推到了房間里面,關上房門才幽幽的說道:“我這是怕你晚上有什么危險,回去了之后沒辦法和晴姐交代,所以我來保護你。”

    嚴以崢看著他的樣子,沒有明說,只不過是他覺得害怕而已,很正常,遇到這種情況誰都害怕晚上睡著覺的時候突然間被人給一刀抹了。

    殷天本來都覺得這種事情能夠發生在自己身上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但是沒想到這個時候了還有那么淡定的,就是床上坐著的嚴以崢,還在那里一副從容的樣子看著報紙。

    “這都什么時候了,我們應該想一想怎么逃過那些人的毒手,剛剛我出來的時候看到有人在我房門前經過,一看就是盯梢巡邏的人,看上去很高大,一看就是練家子,我們兩個人肯定打不過人家那么多人的,小喬斯想要弄死我們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殷天有些慌張,但是嚴以崢仍舊是無動于衷。

    “你該不會以為人家真的不敢動手吧?雖然說咱們兩個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但是小喬斯的手段可是不僅僅于此,這件事情也會隨著時間慢慢的淡化,我們很快就會被人們遺忘的。”

    啰里啰嗦說了這么多,殷天都有些累了,可嚴以崢就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讓殷天著急的不得了。

    嚴以崢過了半晌后,終于放下了手中的報紙,這個時候突然殷天湊了過來:“你想明白了?”

    “不是,我只是這份報紙看完了,想要換一份新的而已。”說完,嚴以崢的手伸到了床頭柜的方向。

    殷天攔住他:“大哥,我求你了,想想辦法吧!我還想從這里活著出去呢!”

    “你放心,我已經告訴基地那邊的人來了,硬碰硬他肯定是不會做的,我們明早會安全出去的。”

    小喬斯想讓他們有來無回,但嚴以崢也有他的對抗辦法,如果在這里發生了打架事件,怕是會鬧的沸沸揚揚,小喬斯剛剛上位,不會鬧出這樣大的動靜,他也不會想到嚴以崢這邊還有人,以為只有他們兩個單薄的人。

    殷天聽嚴以崢終于發話了,這才放心,反正跟著他沒錯,他既然說安全,那肯定就是安全的。

    在他放心后,舒了一口長氣,嚴以崢不由得笑道:“你好像很信任我的樣子?”

    “因為你是晴姐的老公,晴姐的眼光我還是相信的。”殷天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他不想承認自己對嚴以崢的認可,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他的能力是無人能及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选号器一胆定三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