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混子的挽歌

混子的挽歌 第一三二一 是不是運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這邊正跟四狗子在門口閑聊的功夫,嘯虞也推開門走出來,對著我的屁股就是一腳“你今天怎么這么閑著,想著來我這浪了呢。”

    “這不是一個老父親許久沒見到自己的兒子,父愛泛濫了么。”我呲牙一笑,一點不吃虧的回應了一句。

    “滾你奶奶個孫子的。”嘯虞被我損了一句,也跟著笑了,伸手攬住了我的肩膀“走吧,屋里聊!”

    話音落,嘯虞和四狗子我們三個人,一起邁步走進了車行里,嘯虞這個車行的一樓大廳,停著不少奔馳、寶馬之類二手車,還有不少穿著職業裝的小姑娘,正在帶著客人看車,看著這副景象,我微微點頭“你這生意不錯啊!”

    “嗯,確實還可以。”嘯虞聽完我的話,也跟著點了點頭,帶著我向二樓走去“現在大家的家庭條件都好了,買臺車也不費什么勁,加上二手車這個行業又剛剛在咱們家這邊興起,我算是入行比較早的,之前我們把手里的一百多萬都投了進去,現在都已經翻了兩三番了。”

    我有些驚訝“這才幾個月啊,你都賺了這么多錢了?”

    “談不上賺錢,只是攤子鋪的越來越大了,之前我們剛做這行的時候,賣的都是一些比較低端的車,后來賺錢了,又開始逐漸的提升車的檔次,這個行業就是這樣,越做本錢就越大,但是賣的車越來越好,利潤也會隨之提高,就像滾雪球一樣,不過隨著我們賺的錢越多,收的車也就越多,等什么時候我們徹底決定退出這個行業,把手里的車全賣了,才算真的看到錢了。”嘯虞說話間,已經帶我走到了二樓的會客區,然后旁邊一個女孩也走了過來“先生你好,請問喝咖啡還是喝茶?”

    “紅茶,謝謝。”我對女孩笑了一下,隨后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看著嘯虞“你可以啊,現在連秘書都混上了!”

    “都是面子活,有這么一個程序,會讓客戶感覺我們比較有實力,我們要價的時候也好要。”嘯虞解釋了一句以后,掏出煙盒,遞了一支煙過來。

    我們閑聊了幾句之后,我掃視了一眼二樓大廳里面的人,繼續問道“哎,大洋呢,我怎么沒看見他呢?”

    “他去外地收車,今天一早就走了,估計得四五天才能回來呢。”嘯虞解釋了一下大洋的事情之后,轉頭看向了我“你呢,消失了這么久,最近怎么樣啊?”

    “我還能怎么樣,渾渾噩噩的混日子唄。”我斜靠在沙發上,懶散的回應了一句。

    “行了,別裝了,誰不知道你們盛東公司最近如日中天,在安壤的名頭,都已經快要把張康都給蓋過去了,如果你現在的生活還叫混日子,那我們這些人,還有沒有活路了。”嘯虞鄙視的看了我一眼,最后自己先憋不住笑了,微微搖了搖頭“哎,你知道前幾天,我這來了個什么客戶嗎?”

    “怎么,薩d姆真來你這買坦克了?”我繼續調侃了一句。

    “我跟你說正經的呢。”嘯虞正色打斷了我,隨即神秘一笑“上個星期日,老巫婆來我店里了!”

    “她來你這了?”聽完嘯虞的話,我再次一怔,嘯虞說的“老巫婆”,就是我們上學時候的班主任,這個外號,還是劇豐我們給他起的。

    “是啊,當時她看見我之后,還以為我是在這打工的,對我愛答不理的,我跟你說,當時你是沒看見,她再得知我是這家店的老板以后,臉都快綠了。”嘯虞繼續補充了一句。

    “然后呢?”聽見嘯虞說的這件事,我也饒有興致的追問了一句。

    “還能怎么樣,她就夸我長大了,有出息了唄,但是看她當時的眼神,感覺特別的不可思議,明明就是在想,為什么我張嘯虞這種人,也能走到今天,呵呵,你說這件事是不是挺有意思。”嘯虞咧嘴一笑“可能在她們眼里,像咱們這種學習不好的孩子,一輩子都不會有出頭之日一樣,后來我們倆聊天,我跟她說你現在也混的特別好,年薪上百萬,開著奔馳之后,她都不知道說什么了,還有劇豐和殷小鵬那些事,我都跟她說了,當時她聽說當年咱們這批最最調皮搗蛋的倒霉孩子,都有了自己的事業,站在原地怔了半天,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或許吧,或許對于她來說,咱們這些人,只有蹲在街邊賣菜,或者在收廢品的時候跟她遇見,才不會讓她感覺到意外。”聽完嘯虞的話,我再一想到上學那幾年,老巫婆對我的態度,微微撇了下嘴“后來呢?她在你這買車了嗎?”

    “買了。”嘯虞點了點頭“老巫婆是跟他愛人一起來的,一開始,兩個人相中了一臺十三萬的車,但是他們的預算只有八萬塊錢,我就把他們看中的那臺車,便宜了五萬賣給她了。”

    我笑了笑“沒看出來,你們這行的利潤竟然這么大。”

    “大個屁呀,我那臺車收回來的時候,費用就花了九萬多,加上保養什么的,低價就有十多萬,最后我是賠錢賣給她的。”嘯虞停頓了一下“當時老巫婆把車拿走的時候,對我感恩戴德的,說什么沒白培養我一場,又說什么師生情啊,還有我長大了之類的一番話,其實我當時想的根本就不是那些東西,我賠錢把車賣給她,只是為了買一口氣,也想讓她看看,當年咱們這些被她瞧不起的渣子生,也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呼!”

    聽完嘯虞的話,我吐出了一口煙霧,調整了一下坐姿,同樣有些感慨“是啊,當年如果她能稍微重視一下咱們這些差生,我也不至于走到今天這一步,搞不好老子都上一本大學了,呵呵!”

    “怎么,我聽你這個語氣,好像有點哀怨啊。”嘯虞看見我的樣子,咧嘴一笑“你現在這種狀態,不是也挺好的嗎,出去玩的時候,誰都認識你,都會給你面子,每天出入開著名車,平時也不用為錢發愁。”嘯虞頓了一下,看著我手上的表,用下巴指了一下“得值三四萬吧?”

    “你要是喜歡,就給你了。”聽完嘯虞的話,我直接把表摘下來扔給了他,這塊表,還是我當初在王帥販d團伙里臥底的時候戴下來的,我平時也不怎么戴,因為更多的時候,我戴的表都是張琳當初給我買的那塊浪詩。

    “不是吧,這么貴的表,就這么送給我了?”嘯虞接過手表端詳了一下“這該不會是個高仿貨吧?”

    “滾你大爺的,不要還給我!”我伸手就要搶。

    “要!這怎么可能不要呢,反正是白來的,就算是高仿的,我也認了。”嘯虞直接把表戴在了手腕上,比劃了一下,隨后繼續笑了笑“那天看見老巫婆之后,我也想了一下以前的那些事,感覺最傳奇的人就是你了,咱們遠的不說,就單說從咱們班里走出來的這些人,當初調皮搗蛋的就是咱們這一小撮,現在王佳賀在送快遞,厲文強更慘,直接去一個工廠里面打更了,他們那個班組一共就倆人,他的搭檔是個六十多歲的退休老頭,其余的人呢,殷小鵬當了警察,劇豐開了燒烤店,我支起了這個車行,我們這些人走到今天,都是運氣使然,而你卻是在社會上一刀一槍的拼到了今天,小飛,說真的,有時候我真的很佩服你,佩服你的這種執著,也佩服你既然選擇了什么事,即使撞的頭破血流都不回頭的性格,沒想到當年咱們這么多人一起來到社會上混,最后所有人都被淘汰了,而最終成功的那個人,竟然是你。”

    “你們走到今天是運氣,我走到今天,也是運氣罷了。”我說話間,那個女孩也把紅茶端了過來,我道了聲謝,低頭喝起了茶水。

    “不,在我的認知里,這個社會上,什么事情都能靠運氣成功,卻唯獨江湖這條路不行,因為運氣這種玄妙的東西,沒辦法讓一個人在刀光劍影中,永遠都站在不敗的位置。”嘯虞對我的話并不認同,接著舔了下嘴唇“你知道嗎,當年咱們懵懂無知的時候,那么多人在社會上混,身邊有那么大的一個圈子,扈濰、阿虎、冷欣、冷磊、田瘋子、張宗亮、丁海鑫、余男、吳東,甚至于邊邊角角的大忽悠那伙人,乃至把野狼的明軍、王亦那些人都算上,在這么這么多的人里面,我想過他們每一個人都可能出頭,但是唯獨沒想過最后這么大幾十號人里面,站在巔峰的人會是你。”嘯虞認真的看著我“在我的印象里,你始終還都是那個傻乎乎的去相信義氣,相信感情,但是卻又無比膽小,連打架都不敢動刀的韓飛,可是再看看你今天的樣子,我真的很難把你跟當初那種形象重疊在一起。”

    “或許我只是成熟的太晚了吧,當你們都在學著從一個孩子蛻變長大,用成年人的思維去思考問題的時候,只有我還在像個沒長大的傻小子一樣,傻乎乎的用未成年人的思維去看待這個世界,如果我能夠早一些成熟,該有多好啊。”我抿著嘴把話說完,拿起茶幾上的煙盒,重新點燃了一支煙“其實在你眼里,今天最應該站在我這個位置上個人,是冷磊吧?”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选号器一胆定三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