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逆天啊

我不想逆天啊 第0460章 前輩,你就收了我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薛重懵神不是沒有道理的。

    在他看來,眼前的村長必然是隱世不出的強者,隱居在此,過著普通人的日子,但現在前輩說我們受到神的庇護,這讓人怎么承受的住。

    見鬼。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長看出對方的疑惑,溫和的笑著,指著村中的雕像道“那就是我們心中的神,幽暗主神,我們村莊世世代代祭拜神,才能讓我們村莊風調雨順,不對,主神說了,以后這里不在是村莊而是幽暗之城。”

    薛重想從對方的臉上看出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但很遺憾。

    村長的神色宛如瘋狂的信徒似的,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虛假的表現成分在其中。

    薛錦柔道“村長,昨晚我們被人追殺,不知那些人哪里去了。”

    村長道“那些人已經隨著神的旨意離開了此地,以后不會再出現,各位大可放心,雖說在幽暗之城無法給予各位奢侈的生活,但卻能保證安全。”

    “時候不早了,老朽也得去忙農活了,各位如果無事可以到處去看看,小地不大,村民不是很多,但都很友善,不會有任何危險。”

    說完這些話,村長就帶著笑容朝著遠方走去。

    等村長離開后。

    薛錦柔驚駭道“爹,這里處處透露著奇怪,您說我們待在這里真的安全嗎?”

    “哎,這里雖然奇怪,但至少是安全的,如果對方真的想對我們有歹意,就不會將我們治好,只能先待在這里。”薛重說道,隨后仿佛是想到什么,面色猙獰道“那些可惡的聯盟。”

    只能說些狠話。

    其余的,他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有的事情并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

    一直待在身邊的老奴道“老爺,我們能夠在這里遇到隱世不出的高人,就說明有份機緣擺放在我們的眼前,小姐如果能夠拜對方為師,將來一定能重振家族,哪怕為夫人們報仇,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說到夫人,薛重就很心痛,整個薛家逃出來的人,就只有他們這幾人,其余的都慘死在聯盟手中。

    不過他說的對,這的確是機會。

    “女兒,機會就在眼前,如果你能拜對方為師,那么薛家的未來將會改寫。”薛重說道。

    薛錦柔為難道“爹,可是那前輩說自己是這里的村長,我想要拜對方為師,恐怕會很難。”

    “就算再難,也要嘗試,我們先看看這里的環境,等到了晚上的時候,爹會處理。”薛重說道。

    他是不會放棄這一次機會。

    如果錯過了,就真的不存在了。

    薛家老奴,實力很強,但也僅僅只有神元境,可是在聯盟手中,卻是連一招都支撐不住,還被對方斬掉一只手臂。

    隨后。

    他們就在村莊里到處走著,看著周圍的環境與情況,村民們的確很淳樸,看到他們的時候,就露出笑容。

    薛錦柔看向遠方,那里有兩個孩童在玩耍著,天真無邪,無憂無慮。

    不得不說,這里的確是一處世外桃源,很難被人發現。

    突然間。

    她看到孩童手里的風箏飛到了天上,孩童想要抓下來,但因為太高,沒有辦法,急的在原地團團轉。

    本來她想去幫忙。

    可頓時,她看到一名婦人拎著菜籃子回來,看到飛到天上的風箏,頓時整個人漂浮起來,將風箏拿了下來。

    薛錦柔不敢置信的看著,揉著眼睛,就仿佛是自己看錯了似的。

    怎么回事。

    那只是一位看似很普通的婦人啊,怎么感覺剛剛好像飛起來似的。

    夜晚。

    薛重等人來到村長屋前,輕輕的敲著門“前輩,睡了嗎?”

    很快,房門從內打開,村長疑惑道“各位,有什么事情嗎?”

    他感覺這些被救回來的外來人很奇怪。

    見到自己的時候,就叫自己為前輩。

    可自己只是普通的村民而已,雖說是村長,但也不是前輩啊。

    “前輩,如果您現在不忙,可否讓我們到里面。”薛重問道。

    “不忙,不忙,都進來吧。”村長疑惑的很,真的有些看不懂,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什么事情。

    屋內的擺設很簡單,根本看不出世外高人的高雅,墻角處還斜放著種田工具。

    比如棋盤,茶具,書籍等等一些高人該有的隱藏器具全部沒有。

    薛重沒有在意有沒有這些,反而因為沒有,更加確定心中的想法。

    眼前這位一定就是高人。

    而且還是高人中的高人,明顯就是放棄曾經的一切,居住在此處,而他們運氣好,遇到了這樣的高人。

    如果能讓女兒拜對方為師,將來一定能重振薛家。

    噗通!

    噗通!

    村長剛準備去給幾位客人倒茶,聽到這聲音時,猛的回頭,看到客人跪在地上的時候,嚇的村長心中一顫,急忙上前攙扶著。

    “你們這是干什么?快起來,快起來。”

    他就是普通村莊的村長啊,真的就是普通人。

    現在一群客人跪下來,真的將已經年老,沒見過世面的村長嚇了一跳。

    薛重堅持跪在地上“前輩,能否聽我說些事情。”

    村長感覺不給對方說,對方真的很有可能要跪許久“說吧。”

    薛重沒有隱瞞,將他們的來歷告訴對方,比如遇到聯盟的侵害,族人死傷無數,只有他們這些人活著,家人為了保護他們,跟對方拼命等等。

    村長心地善良,聽到這些,也是被感動的哭了。

    他們生活在這里,與世無爭,上次村里發生病災,如果不是神的庇護,他們整個村子的人差不多都該死絕了,所以他能明白對方的感受。

    薛重見前輩流淚,想著前輩定然是感性之人。

    “前輩,這是我小女,薛某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希望前輩能夠看在我薛家如此悲慘的份上,收她為弟子,授她武道,將來有機會也能重振家族。”薛重神情激動,磕頭喊道。

    村長不知所措。

    收徒?

    這……這什么意思啊。

    “各位,老朽真的只是普通村民,真的不是各位所說的前輩,你們都快快起來。”村長說道。

    薛重搖頭“前輩,如果您不答應,我們就長跪不起,還請前輩救救薛家,給予我薛家最后一點希望。”

    村長哎呀一聲“各位,不是老朽不答應,而是老朽真的只是普通村民,絕對不是你們所說的前輩啊。”

    “你讓這丫頭拜我為師,老朽也沒什么東西可教的啊。”

    現在的情況可就有些復雜了。

    村長沒有說假話,他真的就是普通村民。

    薛重他們也沒有認錯,村長就是實力強大的高人。

    “前輩,薛某知道像您這樣的隱士高人,絕對不會隨意收徒,但您大可考驗。”薛重自認為想要拜高人為弟子,那是很難的事情。

    但他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有決心,就一定能打動對方。

    “前輩,天色不早,我們就不打擾前輩休息了。”

    薛重知道分寸,現在都已經大半夜,就算想拜師,那也得讓前輩休息,如果引起前輩的不悅,那就得不償失了。

    村長懵懵的看著薛重等人。

    他還是那句話。

    老朽真的只是普通人,真的不是你們所說的前輩,就算收對方為徒,他都不知能教對方什么。

    當然,種地的訣竅倒是能告訴對方。

    “前輩,您早休息,打擾了。”薛重說道,隨后替前輩將門關上。

    外面。

    冷風吹拂。

    薛重道“女兒,此事是沒那么容易,但你要堅持住,高人難遇,如果遇到就一定要把握好機會,錯過了,就真的錯過了,從今以后都將不再有。”

    薛錦柔點頭“父親,女兒明白。”

    她知道自己身上該有什么樣的擔子。

    如今的薛家只有她一個年輕人活著,因此所有的壓力都積壓在她的身上。

    “好,辛苦你了,今晚你就跪在前輩的門口,讓前輩知道你的決心,一天不行,就兩天,如果兩天還不行,那就跪到前輩收你為徒的那一刻,父親相信你一定能用決心打動前輩。”薛重堅定道。

    尋常拜師很難,而想要拜隱士高人自然難上加難,絕非那么的容易。

    薛錦柔點頭,她知道機會就這一次,所以無需父親跟她說,她就知道該怎么做。

    至于薛重等人,自然是回去睡覺了。

    太過于現實,也是讓人夠無奈的。

    次日。

    村長早早的起來,當打開屋門時,發現外面有人跪在那里的時候,也是嚇的一愣。

    好端端的,怎么就有人跪在那里呢。

    村長跟對方解釋,但仿佛是不管怎么解釋,對方還是不相信,這讓村長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薛錦柔仿佛就已經認定,這就是對她的考驗。

    如果連這點考驗都堅持不下去,怎么能有資格成為前輩的弟子。

    每日早上。

    村長都會帶著村民們來到雕像前跪拜祈禱。

    如果林凡在這里的話,就能看到源源不斷的信仰,如同星河似的,朝著虛空深處飄蕩而去。

    薛重知道女兒跪在那里一夜,但是前輩還沒同意,他就知道事情沒有那么容易。

    需要繼續努力。

    只是他心中疑惑。

    前輩跪拜的雕像到底是誰?

    莫非代表著什么?

    “老爺,這對小姐來說,是一場持久的事情,想要打動對方,就必須讓對方看到誠心。”薛家老奴說道。

    薛重豈能不明白說的這些,點頭道“我相信我的女兒。”

    村里來了很多外人,對村民們來說,并沒有太大的變化,還是跟平時一樣。

    過了許久。

    一天的祭拜祈禱結束。

    村長扛著鋤頭就下田了。

    自從神到來后,村長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硬朗許多,一跳能跳很高,很高,還能在天上飛,上次一鋤頭揮下去的時候,一塊地就在眼前消失了。

    他知道這是神賜予的力量,所以謹慎小心,不敢引起太大的動靜。

    田地間。

    村長揮著鋤頭,干著曾經天天要干的活,都已經習慣了,一天不干都感覺渾身不自在。

    薛錦柔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希望能從前輩揮舞的鋤頭間,領悟到一些絕世功法。

    她知道許多小故事。

    比如前輩想要傳藝的時候,前輩是不會說的,只是做著一些你看似很平常的動作,但卻不知道這些動作里蘊含著驚人的武學。

    薛重等人沒有打擾前輩,一直都在那里看著。

    過了許久。

    轟隆聲傳來。

    大地就仿佛震動起來似的。

    只見遠方一道黑影襲來,薛重等人警惕萬分,以為是聯盟的人到來。

    但緊接著,遠方傳來聲音。

    “村長,好。”

    在他們看來巨大的黑影,竟然是一名村民扛著一塊巨大的石頭健步如飛的朝著這邊襲來。

    “這是干什么?”村長問道。

    “村長,我準備用這塊勢頭雕刻一些石像出來。”男子笑著,絲毫沒感覺身上扛著的石頭到底有多重,就仿佛什么都沒有扛似的。

    薛重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幕。

    這男子很年輕,可是卻有這樣的實力。

    他很想大吼著。

    “前輩,你還說你不會教弟子,否則這怎么解釋的清楚。”

    此時,村長在薛重等人心里的地位瞬間拔高到一定地步。

    如果先前只是認為村長是隱世不出的高人,那么現在就是高人中的高人啊。

    薛家老奴驚駭道“村長,這年輕男子的修為恐怕已經到達了五行境。”

    “什么?”

    薛重瞪著眼睛,仿佛見鬼似的。

    五行境?

    這是何等偉岸的境界,又是何等驚人的修為。

    最為關鍵的就是,對方還很年輕,如此年輕就達到這樣的修為,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女兒啊,你可一定要堅持下去,薛家的未來就真的要靠你了。”

    薛重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定要拜對方為師。

    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就在眼前了。

    中午。

    村長扛起鋤頭朝著村子走去,他看著這些客人,主動開口道“老朽知道你們是什么意思,罷了,那就告訴你們好了,老朽有這些能力,并不是自己修煉出來的,而是神賞賜的。”

    “村里的其余人也都是如此。”

    村長想了一上午,后來終于是想明白了。

    對方跪在他面前,想要拜他為師的目的,就是想要獲得這樣的力量。

    既然如此,為何不宣傳神的偉岸存在。

    薛重聆聽著,模樣好像很認真,但心里卻沒有相信前輩說的話。

    村長沒管那些,繼續道“你們跟我過來,我給你們好好的介紹一下。”

    村里。

    “這就是我們村中世世代代供奉的神,幽暗主神,距離上次顯圣已經有段時間了,我們村里的人能有這樣的力量,都是因為我們信仰神,而神賞賜我們力量,讓我們能更好的生活下去。”

    薛重看著村長,又看著雕像,隨后為難道“前輩,這……”

    哪怕村長都已經這么說了,他還是不相信。

    騙鬼呢,信仰這所謂的神就能獲得如此恐怖的力量,以前怎么就沒聽人說過,虛假,一定是虛假的,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村長敬畏的看著雕像,開口道“老朽知道你們不信,但你們可以去問問村里的其他人,他們也會這樣告訴你,如果你們也想獲得力量,可以放開一切,跟我們一起信仰幽暗主神,當你們虔誠到一定程度后,神也會賜予你們力量的。”

    薛重“???”

    薛家老奴“???”

    至于薛錦柔也是一臉懵神,完全被村長的這些話給弄懵了。

    但最終,他們還是將目光看向雕像。

    緊接著又看向村長,眼神好像是在交流

    真的?

    千真萬確。

    好,相信你了,可千萬別騙我們啊。

    薛重也許是真的相信了,因為他感覺村長不像是騙人。

    武道山。

    “沒想到竟然有外人來到了那村莊,有點意思。”林凡知道村長那里發生的事情。

    只要有信仰在,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過差點讓林凡笑死的就是,這些人竟然將村長當成前輩,想要拜師,不得不說,這些人是很有想法的。

    “哎,這人生啊,夠有意思的。”

    林凡已經將現在年輕人能夠達到的實力拔高太多,太多了。

    以前二十來歲,能夠達到大宗師境界的,就可以說是天驕中的天才。

    而現在別說大宗師境,就算是五行境都算是一般的,至于道境在未來的某一天將會很平常。

    以一人之力,將層次拔高到一定程度,這以后讓那些頂尖宗門的天驕還怎么混。

    基本就不用混了。

    就在一旁喊666就好。

    主神體系很是不錯,創造強者的最佳途徑。

    只要他不斷的提升實力,那么信仰他的人,實力也將會提升到極其恐怖的地步,那是別人拼死拼活都不一定能獲得的實力。

    如今。

    林凡沒有急著擴張地盤,而是準備去四大盟那里看看情況。

    不知他們打的怎么樣,是否是玩命的打,真是讓人好奇的很。

    而最為關鍵的就是,他需要怒氣點,用來提升修為。

    道境三重的確夠強了。

    但他想要的是碾壓,而不是跟對方勢均力敵,那在他看來,可是足夠的丟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选号器一胆定三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