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第十卷 危機重重 第603章 蠢貨,以為誰都和上官幽蘭一樣沒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603章 蠢貨,以為誰都和上官幽蘭一樣沒腦

    “恭喜之事以后再說,我這次來找烏先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烏先生說。”

    落玉不客氣地說道。

    以前,她對烏覲是很尊敬的,因為知道他是上官幽蘭的合作伙伴,在進行著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現在,她的態度明顯沒那么好。

    原因很簡單烏覲到安陵都已經一個多月了,可結果,居然什么也沒做。

    烏覲從東林離開時,找上官幽蘭要了好多東西,上官幽蘭也都聽他的,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現在一點事情都沒做,上官幽蘭怎么可能愿意。

    她把這種情緒流露出來,自然,連帶著落玉對烏覲也不怎么尊敬了。

    事實上,落玉這次來,有一部分任務就是代表上官幽蘭來問責的。

    “烏先生,不知你先前和女皇陛下說的事情,做到什么程度了?”

    殺了那些士族,上官幽蘭迫不及待地登基,稱呼也早就換成了女皇陛下。

    因為,鳳無憂是女皇,所以,她也要是女皇。

    一直以來,都是她的身份比鳳無憂高貴,現在也絕不能比鳳無憂低。

    “正在進行。”烏覲說道。

    他神色不悅,他不是傻子,落玉的輕視,他當然感覺得出來。

    “但好像還沒什么進展。”

    “這種事情急不得,必須徐徐圖之。”

    烏覲從小流落在外,最恨的就是別人的輕視。

    可偏偏,他現在受著上官幽蘭的資助,所以,只能忍氣吞聲。

    “這事……我不懂。”落玉說道“但我來之前,女皇陛下說了,既然烏先生的計劃不順利,那不如就放一放,先為女皇陛下做另外一件事情。”

    這話,分明就是已經對烏覲不信任。

    烏覲沉著面色,什么也沒說,只是心頭狠狠地罵了一句豎子不足與謀!

    上官幽蘭那個蠢貨,以為這天下是圍著她轉的嗎?她想怎樣就怎樣?

    連這么一點時間都等不了,還想成大事?簡直是可笑!

    落玉沒在意烏覲的神情,只顧著說自己的事。

    她身子往前傾了傾,說道“請烏先生想辦法,讓我去見秦皇。烏先生在西秦呆了這么久,這點渠道,總還是有的吧。”

    這話,簡直就是把烏覲當成下屬在用。

    烏覲強壓著火氣,問道“女皇有何事要找秦皇,難道不可以通過國書正式往來?”

    反正,現在也沒什么人能攔得住上官幽蘭。

    “要是能放在臺面上,還用得著我跑這一趟嗎?”

    落玉哼了一聲,說道“這事對烏先生也不必瞞著,女皇命我來,是要我與秦皇商議,兩面出兵,共同攻打燕云!”

    烏覲一怔。

    上官幽蘭,這是在異想天開嗎?

    他來西秦,的確是為了說服慕容毅一起對付鳳無憂。

    可……不是這種方式。

    燕云是西秦的土地,就算現在被蕭驚瀾占去,可她憑什么覺得,慕容毅會同意和她共同攻打在他看來本就是西秦的地方?

    落玉一看烏覲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說道“烏先生不必覺得不可能。女皇陛下說了,這次合作,燕云的土地她分毫不要,只要蕭驚瀾。甚至,就算蕭驚瀾殘了廢了也沒關系,只要還活著就行!”

    反正,從前她想要嫁給蕭驚瀾的時候,蕭驚瀾不就是殘廢嗎?

    她要讓蕭驚瀾知道,這世上,能不嫌棄他,不管他怎么樣都要他的人,只有她上官幽蘭。

    烏覲被驚著了。

    他覺得,上官幽蘭是真的瘋了。

    為了得到蕭驚瀾,竟不惜把他給徹底毀掉。

    可……如果上官幽蘭真的毫不在意土地,這的確是個不錯的提議。

    他的目光不斷閃動,腦子里已經開始推演著各種可能。

    “烏先生,我要做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不知烏先生什么時候能安排我去見秦皇?”

    落玉知道慕容毅現在不在安陵,而在光復城。

    可問題是,光復城是慕容毅用心經營的邊關,防守十分嚴密,她要是這么簡單過去,根本不可能見到慕容毅。

    相反,很有可能直接被殺。

    所以,她才不得不舍近求遠,跑來找烏覲。

    烏覲看著落玉,目光閃了一下說道“稍等,我去安排一下。”

    他把落玉留在房中,自己掀簾出去。

    “公子……”成永一直候在外面,隨時等著烏覲。

    而現在……烏覲明顯有話要說。

    “把里面那個蠢女人,給本公子抓起來!”烏覲狠狠說道。

    片刻之后,里面傳來嘈雜的打斗聲。

    身為上官幽蘭的貼身丫頭,落玉當然是有一些工夫的,因此,想要抓她還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可,架不住烏覲人多勢眾,而且是以有心算無心啊!

    很快,落玉就被給綁了起來。

    “烏覲!”她憤怒地喝道“你想做什么?你不知道我是女皇陛下的人嗎!”

    她可是上官幽蘭最信任的親信,烏覲天大的膽子,竟敢對她動粗。

    “落玉姑娘稍安勿躁,本公子只是請你暫時留一段日子。你放心,你所說的事情,本公子自然會做好。”

    “你敢!”落玉大吼“你可知耽誤了女皇陛下的命令,會有什么后果!到時,我定要稟告女皇陛下,將你……”

    “夠了!”烏覲一直壓著性子,落玉還越來越上臉了。

    他陰冷地盯著落玉,嘲諷道“蠢貨,你以為你現在就算見到了慕容毅,他就會和你合作?你以為天底下的人,都像你主子一樣沒腦子?”

    慕容毅是何等高傲的性子?

    他就算攻打燕云,也是憑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地和蕭驚瀾對決,怎么可能接受上官幽蘭的這種白癡建議?

    如果真的讓落玉現在去見慕容毅,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自取其辱。

    烏覲突然爆發,嚇了落玉一跳,她更沒想到烏覲連上官幽蘭都敢罵。

    一時間,倒是怔住了。

    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說道“你剛才說會把這件事情做好!”

    烏覲冷哼一聲“本公子自然會做好,但……不是現在。”

    他的眼睛瞇起來,似乎在盤算著什么“只等……時機一到,本公子……定能讓慕容毅和你家主子合作!”

    ……

    鳳無憂和蕭驚瀾離了南越之后,先去了芳洲。

    芳洲有甘雨心和程丹青坐鎮,一切都十分平靜。

    燕伯看到他們歸來十分高興,還告訴了他們另一個消息蕭老夫人醒了。

    鳳無憂怔了一下。

    她已經快不記得這個人了。

    因為蕭老夫人,她兩次險死還生。

    一次是在狼口峪,一次是在泠洲的文石峰。

    她沒恨過蕭老夫人,尤其,在聽蕭驚瀾說過蕭老夫人這么做的原因之后。

    她誤解了先秦王的遺言,一心只想要報仇。

    她有錯嗎?沒錯。

    但,鳳無憂心累了。

    她能做的都做了,能付出的善意也都付出了。

    但直到最后,蕭老夫人還是拿命來逼她。

    她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和蕭老夫人相處。

    “醒了就好。”鳳無憂道“甘將軍和程丹青還有事情要我處理,我先去一下。”

    鳳無憂并沒給蕭驚瀾解釋太多,甚至沒等蕭驚瀾叫住她,就直接先離開。

    她實在是不愿意去見蕭老夫人。

    她本來以為,嫁人,就該接受對方的親人。

    但現在發現,她沒那么大度。

    所以,蕭驚瀾是蕭驚瀾,蕭老夫人……她還是敬而遠之吧。

    鳳無憂走的很快,而蕭驚瀾……也沒開口叫他。

    他的小鳳凰已經做得太多,有些委屈,絕不會再讓她受了。

    “王爺……”燕伯的聲音驚醒了蕭驚瀾。

    “老奴……站在王妃這一邊。”

    鳳無憂和蕭老夫人誰對誰錯,只要是個有眼睛的人就看得出來。

    蕭老夫人也就是遇到了鳳無憂,若是換個別的女子,怕不早就被直接趕出府去?

    如今的蕭老夫人,根本沒人愿意去服侍她,這種眾叛親離的下場……都是她自己作出來的。

    “嗯。”蕭驚瀾應了一聲,自己往蕭老夫人房中走去。

    老夫人早就在等著他們。

    蕭驚瀾和鳳無憂離開沒幾天她就醒了,也聽說了兩人都去做什么。

    蕭驚瀾為了燕云而離開,蕭老夫人自然能夠理解,可……得知鳳無憂是為了東林皇子走的,她卻習慣性的有些不滿。

    在她看來,區區一個他國皇子,能比得上自己的丈夫,甚至……能比得上她這個婆母的性命重要嗎?

    可很快,她就想起了她昏迷之前,鳳無憂對她說過的那些話。

    鳳無憂,先是她自己,其次是芳洲女皇,最后才是蕭驚瀾的妻子。

    甚至,因為她的阻攔,鳳無憂根本不承認她是蕭驚瀾的妻子。

    鳳無憂還說,千心千月聶錚紀卿,甚至甘雨心程丹青,都比她重要得多。

    在鳳無憂心里,她根本什么都不算,只不過是一個……因為蕭驚瀾才有了些許關系的陌生人。

    那一句又一句的話,鞭子似的抽在她腦子里,也讓她終于知道了,她對鳳無憂,根本沒有任何立場。

    無論鳳無憂去做什么,把什么視為重要,她都沒有資格干涉。

    說實話,這些事情讓她很不適應,可是……她努力接受。

    因為她知道,蕭驚瀾此生非鳳無憂不要,若是她再胡鬧下去,會連蕭驚瀾這個兒子都失去。

    可后來,還是發生了讓她大為驚恐的事情。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选号器一胆定三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