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基因戰爭之起源

《基因戰爭之起源》 正文 第376章 出乎預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全本 ,最快更新基因戰爭之起源!

    陸天宇到達西安北郊渭河大橋時,張勇帶領的軍隊已經等候在這里,這時候他的手下人數已經超過了千人,大部分都是潰散和上級失去聯系的士兵聚集到了一起。

    和張勇在一起的還有執行收集任務的基地小隊,同時還有不少剛剛逃出城的人,跟在軍隊周圍希望獲得保護。

    “這里距離城區還是太近了,我們需要向更遠的地方轉移!”

    “將軍,我們不回基地嗎?”張勇有點想去陸天宇說的基地看看。

    陸天宇還不準備馬上返回基地,一方面想留下來近距離觀察蟲族占領西安城之后會做什么,另一方面也想知道,寄生者控制的那些叛軍會有什么行動,最后想看看秦軍掌控了十幾萬軍隊之后會怎么做?

    “張團長,那些叛亂的軍隊會去那里?”

    張勇看向陸天宇投影出來的虛擬地圖道“如果是我,我會選擇向西撤離,但是將軍說這些人是噬心蛛寄生者,那么他們很可能不會向西撤離,反而有可能逃亡渭南市,然后北上進入寧夏地區山脈……。”

    張勇的見解跟陸天宇差不多,西安是一座超大型的城市群,周圍有很多的衛星城,比如渭南市、三原市和咸陽市等,但這些城市距離西安實在太近了,西安失陷之后,這些城市也守不住,只有北上和西進兩條路。

    最好的路線當然是西進,但西進的路上有大量的軍隊駐守,如果遭到堵截的話,很容易腹背受敵。

    尤其是在不清楚三原市秦軍十幾萬軍隊的動向之前,西進的路線實在是艱險無比,那么就只剩下北上一條路了。

    陸天宇將任務搜索小隊聚集起來,這才發現了其中兩個熟人,正是左剛琛和羅堅達。

    “你們倆這次怎么參加任務了?怎么也不提前和我打一聲招呼?”

    其中羅堅達還是上次在中亞見過一面,那時候羅堅達重傷提前送回基地治療,算算日子過去快一個月了。

    “殿下……!”

    “打住,你也叫我殿下,難道我們之間關系疏遠了不成”,陸天宇有些不高興道。

    左剛琛看了看周圍一群人,有些為難道“人無禮則不生,事無禮則不成,國無禮則不寧,該有的禮節不可廢,殿下將我們當朋友,我們卻不能持寵而嬌,亂了該有的秩序?”

    陸天宇認識左剛琛時間雖然不長,但知道他是一個恪盡職守的性格,這也恰恰證明了左剛琛已經認可了陸天宇的地位。

    “現在是戰時狀態,你還是稱呼我為將軍好了!”陸天宇退而求其次道。

    “是將軍!”

    陸天宇接著道“我準備在西安停留一段時間,身邊需要有一支軍隊,就準備任命你為第一獨立師師長,羅堅達為副師長,不過不會給你調派軍隊,只給你武器和彈藥,士兵從周圍人中招募,同時給你下達第一個命令,在蟲族攻占咸陽市之前,收編那里的軍隊,組織城內的百姓撤離,你是否愿意接受這個任命?”

    左剛琛以前就是一名軍人,也加入了基地內剛成立的軍隊,只不過基地的軍隊數量規模實在太小,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依然是以搜索小隊為單位。

    “保證完成任務!”

    左剛琛心中一喜,雖然自己現在是一個光頭司令,但陸天宇會武器和裝備,至于需要招募的士兵,在左剛琛看來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現在西安已經被蟲族占領了,周圍有大量的失散士兵,就算一時招募不到足夠的士兵,不是還有大量撤離的百姓嗎?

    旁邊的張勇對左剛琛這名師長到沒有多大的羨慕,但對周圍搜索小隊的裝備卻羨慕不已,“將軍,我們的警衛團什么時候才能換和搜索小隊一樣的裝備?”

    陸天宇這才想起張勇的警衛團大部分士兵還使用以前的裝備,便道“你現在手里有多少人?”

    “將軍,一共有一千二百六十八人!”

    “這么多!”陸天宇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沒想到張勇從城里收攏了這么多的散兵,想了想道“你的警衛團暫時留下三百人的規模,剩下的士兵和手里的裝備全部交給左師長,等一下我給你們配發新裝備!”

    警衛團一下子從一千二百人縮減到三百人,這讓張勇有些不情愿,但一想到馬上就有全新的裝備,心情瞬間就好多了。

    不過張勇知趣的沒有反對,心里很清楚陸天宇為什么這樣做,陸天宇這樣做有提防張勇獨大的心事,也是一種試探。

    從上位者角度考慮,這樣做根本沒錯,無法掌控自己的部下,這就是為什么秦軍手下叛亂的原因,陸天宇當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其實張勇想的沒錯,但也不全對,之所以陸天宇只給張勇警衛團三百名額,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黑科技的裝備數量不足,無法滿足大批量裝備軍隊的需求。

    末日之后,中央智腦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制造武器裝備,而是建造海底基地生存空間。

    按照中央智腦的推演,二年之后,蟲族會攻占人類百分之八十的城市,想要阻止蟲族的進攻,以人類現在的科技水平根本不可能。

    而二年之后,人類將失去絕大部分的生存空間,那時候最重要的不是武器裝備,而是生存空間和糧食。

    這個時間或許就是整個人類文明絕滅的倒計時,當人類失去絕大部分的生存空間之后,僅憑著殘存下來的那些避難所,文明不僅會停滯,而且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困難而發生倒退。

    現在很多科學家已經意識到了這樣的結果,向各國殘存的權力機構發出了最后警告,如果沒有辦法阻止人類滅亡的話,那就讓人類和蟲族一起滅亡好了。

    這樣的言論一開始還是極少數一些極端的科學家,但雖然人類節節敗退,生存空間被壓縮到了危險的地步,很多軍隊已經開始沒有顧忌的使用各種武器了,還有一些軍隊在嘗試使用化學武器打擊蟲族,在看到一些效果之后,將大片大片的土地變成了無人能踏足的禁區。

    陸天宇知道這些事情之后,沒有反對中央智腦擴建海底基地的計劃,縮減了一些武器裝備的制造計劃,畢竟增加一個座海底基地,就能多出一座上百萬人的生存空間,為人類的文明延續保存一些火種。

    “殿下,黑礁島海底基地已經可以投入使用,第一期可以居住四十萬人!第二期工程預計在一個半月之后完成,到時總共可以居住九十萬人,等到三個月之后第三期工程完成之后,黑礁島可以長期居住一百三十萬人到一百五十萬人左右!”

    海底基地第一期工程終于完工了,聽到這個喜訊陸天宇卻怎么都高興不起來,能夠容納四十萬人口看起來很多,但比起流離失所的人恐怕連萬分之一都沒有。

    要知道光是西安以及周圍的衛星城,人口加在一起就有五六千萬之后,這還沒有加上末日之后逃到這里的人口,估計總人數在二三億以上。

    就算再給陸天宇十年的時間,也不可能有能力救這么多人,所以一直以來都在有針對性的收攏人口,這看起來有些殘酷,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陸天宇將左剛琛拉到一邊道“海底基地第一期工程已經完成,可以容納四十萬人口,你這次到咸陽之后,多收攏一些有用的人口,這或許對其他人不公平,但現在只能這樣了。”

    左剛琛默默的點了點頭,雖然這個命令有些不通情理,但就像陸天宇說的一樣,盡人事聽天命,誰都不是救世主,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實力和時間上都來不及!”陸天宇知道左剛琛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安慰道“太平洋海底還有四座正在修建的海底基地,第一期工程完成還需要三個多月的時間,希望剩下的人能堅持到那時候。”

    “同時我已經在大別山地下開始修建第一座避難所,第二座、第三座避難所我準備在秦嶺和太行山下修建,不過這至少也需要二個月的時間,這次蟲族偷襲西安太突然了,我們很多計劃都被打亂了,所以第一批人對我們今后的計劃尤為重要,我們只能進行取舍了。”

    左剛琛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問道“我帶兵去咸陽,咸陽那邊的軍隊如果抵抗的話怎么辦?”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根據之前蟲族進攻大型城市的經驗,蟲族占領大型城市之后,很快就會對周邊的衛星城市發動進攻,時間一般不會超過一二天,也就是說陸天宇只有一二天的緩沖期。

    “我們現在別無選擇,如果咸陽那里的軍隊不配合的話,只能采用斬首行動控制軍隊,然后阻止城內的人盡快撤離,總比等蟲族進攻時再采取緊急措施損失的人要少的多!”

    左剛琛從心里講,他是很不愿意接受這樣的命令,但西安叛亂的教訓血淋淋的擺在左剛琛的面前,如果西安沒有發生叛亂,西安最后會不會被蟲族攻占都很難說,這場戰爭的責任,作為最高指揮官的秦軍至少要承擔一半!

    但左剛琛同時也很清楚,陸天宇手段雖然有些微詞和激烈,但卻能挽救數百萬人的生命,相對而言,擊殺幾個不愿意配合的將領,這點損失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見左剛琛同意了自己的計劃,陸天宇接著道“我會先前往渭南市,然后去一趟三原市,看看那里的情況,我估計秦軍會從三原市撤離,但卻不知道他會北上還是西進,你在咸陽時多加注意!”

    交待完之后,陸天宇拿出大量武器和裝備交給左剛琛,其中電磁步槍等高科技武器裝備只有三成,剩下的全是從西安各個倉庫里收集來的武器和裝備,不過陸天宇給左剛琛一輛量子傳送車。

    這種量子傳送車不同于普通的量子傳送器那么小,展開之后,可以一次傳送四五十人,甚至連坦克這樣的重型裝備都可以傳送,就是擔心左剛琛去咸陽期間來不及收攏人口和物資。

    左剛琛現在手上已經有近三千人,一些搜索小隊也加入了左剛琛的獨立師,不過也有一些搜索小隊不愿意加入,因為這些搜索小隊更愿意自己單獨行動,又或者因為不了解左剛琛等原因。

    發生這種情況,陸天宇也不想勉強,畢竟現在不是大規模作戰,單獨行動也不見得就比團體行動效率低。

    但更主要的是,陸天宇以前沒有作戰指揮經驗,只能采取多種方法配合的手段,想通過單獨行動和大規模作戰學習其中的經驗,在實戰中發現能指揮統領全局的將領。

    沒有在北郊渭河大橋這里多停留,很快便于左剛琛分開,前往三原市。

    西安通往三原市的交通還算通暢,蟲族進攻西安時,也有大量人口逃往了三原市,影響了西安通往三原市的交通道路,讓陸天宇一行人花費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三原市的郊外。

    剛剛到達三原市郊外,陸天宇就收到了左剛琛傳來的消息,咸陽駐軍已經撤離,向西而去了。

    得到這個消息,陸天宇一時說不出話來,心里更是五味雜陳感到一陣悲涼。

    但這樣的結果也不是不能接受,左剛琛想要控制咸陽的軍隊,勢必會與那里的駐軍產生摩擦,現在咸陽駐軍撤離了,雖然沒有控制這一支軍隊,也不會有什么損失不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事情好像總是出乎陸天宇的預料,接著中央智腦就給陸天宇傳來了兩個不好的消息。

    西安的叛軍并沒有向渭南撤退,而是向西逃走了,還有可能會與正在咸陽的左剛琛遭遇。

    另一件不好的事情是,三原市的新兵營有正在撤離北進的跡象,很可能會進入呂梁山地區,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陸天宇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計劃該做什么好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选号器一胆定三码